空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乐视影业做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

发布时间:2019-10-11 19:20:11 阅读: 来源:空调厂家

“老谋子”终于为自己谋得了新出路。2013年5月28日下午,乐视影业有限公司CEO张昭宣布,张艺谋正式成为乐视影业的签约导演,并担任公司艺术总监。张艺谋坦陈,与乐视影业的合作,结束了其长期无序和不规范的合作模式。

这一天,乐视艺谋视频基金成立,张艺谋电影作品专区落户乐视超级电视。“良禽择网”而栖,乐视影业正试图用电影的小圆在互联网这个大圆上切出最大的市场份额,同时也在为下一步上市募资做打算,然而张艺谋与乐视影业双方能否如愿还需要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为此,乐视影业付出了3年2亿元人民币,外加乐视艺谋视频基金85%利润的代价,并且保证张艺谋在创作上完全自由。

乐视影业立志成为中国的HBO或Netflix,在电影大数据营销的契机下,建立市场体系,利用银幕、乐视网(300104,股吧)和超级电视三屏进行电影的多层次销售。

这家成立仅3年的电影公司2012年票房市场份额跃居民营电影公司第四位,仅次于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光线传媒(300251,股吧)与博纳影业,成为为数不多的快速上升的电影公司之一。这一切,归功于乐视影业借助新媒体平台做全新尝试。“用做互联网的方式做电影”,成了CEO张昭颇受业界瞩目的战斗宣言。

一个大导演+N个小导演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张艺谋的加入显然对资本有了更高的要求,那么现在乐视的股权结构是什么?未来IPO的计划如何?

张昭:乐视网和乐视影业是两个独立的公司,未来是由乐视网收购还是独立IPO,我一直倾向于后者。乐视影业的股权结构由乐视控股集团和管理团队构成,前者是大股东。乐视影业正在低调进行股份制改造,同时与数家基金接触,首轮融资已基本确定由深圳一家创投公司领投,还有几家小规模的私募基金跟投。目前A轮融资已经谈妥。张导的加入对这个事情是一个推动,公司已允诺给予张艺谋一定比例的股票期权,但是具体的持股数量要等IPO以后才能公开,而乐视影业将在二三年内开启国内A股市场的IPO之路。

《中国经营报》:张艺谋说,他与乐视影业的结缘,“从此结束了过去长期无序和不规范的合作模式,开始了与专业团队科学化规范化的合作。”有人说这是在暗讽张伟平时代的合作,你怎么看?这种模式将是未来影业发展的新趋势吗?

张昭:张艺谋和张伟平合作期间出了不少好片子。不规范的合作,指以前的合作模式张导自己不能掌握自主权,比较受制于他人,这让他比较困惑。与乐视影业合作,能给他带来更自由丰富的创作灵感和更强大的资金支持。同时我看到张导对乐视影业做互联网时代电影公司的信心。出于品质保证,3年可能会有两部电影,具体的已经在筹备,而且不光电影,还有戏剧等多元化的艺术产品。未来只要是乐视的项目,都有可能挂上张艺谋艺术总监的头衔,品牌在这里发生分散与膨胀,实现了附加价值的最大化。

《中国经营报》:乐视这几年一直力捧新导演,比如导演郭敬明、李蔚然,在这个时候花重金请来张艺谋坐镇,这是否是对力捧年轻导演这一战略的改变?

张昭:虽然历尽风雨,张艺谋依然是中国最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签约张艺谋是一个长远的打算,我觉得他再拍15年没什么问题。作为CEO,我会考虑是把资金集中在几个名导身上,还是分散到更多的新导上,寻求更多的机会为投资人带来回报。乐视艺谋基金会继续扶持年轻的导演。

事实上二者并不矛盾,而是互利的,导演之间的互补切磋会擦出新的火花。在2013年的片单上你会发现,有郭敬明自编自导的两部影片《小时代》和《小时代-青木时代》,也有李蔚然、马志宇这样的新生代导演的作品。这些影片有社会性话题,有耀眼明星,制作精良,投入并不高,能起到以小博大的作用,这些新锐导演很有想象力,有制造“现象级”电影的能力。

大数据下谋划新市场

《中国经营报》:在全球化的电影产业下,你对整个产业是怎么看的,未来乐视的商业布局是什么?

张昭:整个电影产业正在更新换代,过去20年的发展是传统的传媒公司收购制片厂带来的利好,比如新闻集团收购福克斯,派拉蒙被维亚康姆并购。但是这个时代很快就过去了,这一轮电影消费者在求新,除了技术是好莱坞的驱动力之外,其他都不会再现超高速增长。

而中国位列第一的华谊有强势艺人经济,光线跃居第二靠的是长久以来的复合型媒体布局和王长田勤俭持家的好习惯,博纳则靠院线和发行有作为,我想乐视影业的核心竞争力应是掌握消费者数据。

现在已经进入所谓“大数据”时代,乐视掌握数据就知道市场要什么,因此构建市场系统是乐视的王牌。

《中国经营报》:乐视影业一直强调做以市场为导向的电影公司,这与传统的电影公司有什么不同?如何掌握消费者数据,如何导购?

张昭:如今中国影业是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一个档期内既有乐视影业、华谊、光线等公司出品的作品,也有国外进口片,在这个混合市场中,我们用“导购模式”帮助消费者甄别乐视影业推广和发行的影片的观影价值。

所谓“导购模式”,即我们优先构建一个优秀的O2O线上线下市场平台,通过该平台把目标受众导入到电影院中。

在市场布局方面,2012年乐视影业对负责地面推广营销发行的市场系统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和培育。目前,这个全国性的地面市场系统,规模达到150人,覆盖60座城市,800家电影院,75%的票房市场份额。另外,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数据中心,为影片进行精准定位。数据的来源包括:乐视网提供的网上观影用户数据、乐视影业地面系统提供的影院观众调研数据,再结合其他合作伙伴提供的行业数据,对这些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后,将为影片提供档期竞争环境和目标受众分析。比如这个月即将上映的电影《小时代》就是完全按照这个体系制作推广,也算是一次全程检验。

《中国经营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在手机端的布局上,乐视影业是怎样做的?

张昭:有了目标受众分析,就要最大限度地将影片的信息辐射到目标受众接收范围内并与之互动。怎样做到最大限度,无疑手机APP是最好的方法。因此有“乐影客”——基于影院位置的LBS观影及增值服务预售平台。

对于影院和发行方而言,通过乐影客的平台,在影片上映前,将先睹为快地将观众预导入电影院,在影片上映期间,将影院周边进行其他消费的消费者导入影院。乐影客在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利用各种增值服务营销手段对电影票进行预售,对乐影客的形象化比拟就是影院市场的淘宝,每一座城市的每一个电影院,对应着乐影客平台上的一个虚拟影院,就像一个网上的淘宝店,店里的商品包括电影票,影院周边的餐饮、卖品、停车位、电影的衍生品、生日观影等各种打包观影增值服务,观众从乐影客上就完成了影票预定及其观影增值服务预购。

构建电影生态系统

《中国经营报》:关于电影产业生态,您一直有一个“渔夫论”,这似乎是乐视影业谋划布局的指导思想,如今是否有变化?

张昭:我一直说,相对于电影资源,我们是渔夫。捕鱼的方法有三种:一种是带着巨大鱼饵和鱼钩跳下水去抓鱼;第二是驾着船带着网兜去网鱼,前两件事我都不做,我做的是在围海养鱼,把海水质量弄好,用更多食物和健康环境吸引鱼,鱼来的多了,就扩大围栏,等到合适时机再把鱼都放出去。

前两种是资源型的玩法,我们是把资源建好,这也是我常说的“建生态”,这个不会变的。我一直认为,不追求奇迹才能有奇迹。很多人问我怎么看《泰囧》现象。我一直说要警惕,不是我腹黑,我持的光线股票也涨了不少,《泰囧》后遗症是一种“相信奇迹”的行业畸形心理,更多人跳进海里去抓鱼,这是很落后的生产方式。长远来看,产业和资本都需要警惕。

《中国经营报》:2012年,乐视影业投资了《敢死队2》让乐视尝到了中美合拍片的些许甜头,《敢死队3》也在明年的片单之列,然而中国对合拍片一直是搭便车的思路,缺乏创造性,是否《敢死队》系列也有这样的隐忧?

张昭:合拍《敢死队2》是因为我们考虑到要做全球市场,未来也会很支持这样的项目,说白了因为很挣钱。这样的片子在中国怎么做才有好的成绩,通过《敢死队2》我们积累了经验。说到合拍片,我认同你,我们不是带着钱出去,而是要带着价值出去。 我一直认为中美合拍,或者中国电影人走出去需要学习很多,比如谈判,海外的财务制度、法律制度、电影制度、工会制度,在投资过程中去学习。未来,中国电影走出去必须是价值输出:一是文化素材和视野的输出;二是市场方法的输出,这才是合拍真正的意义。

《中国经营报》:乐视影业和好莱坞Radical Studios以及代理公司CAA合作,这是否意味着乐视影业会将未来重点放在版权衍生品以及艺人经济上,这一步棋还有什么深意?

张昭:掌握版权,这是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一个路径。乐视影业与好莱坞Radical Studios共同成立了Radical Vision China“乐视野”中美文化创意合资公司,共同进行国际电影知识产权联合研发。首先这不是个立竿见影的事,而是战略布局。如今,国内外版权交易快速的发展,而相关版权保护与推广措施助推大型国际资源购买谈判。电影视觉知识产权,能延伸销售授权分成,改变了完全依赖文学知识产权的模式。这是中国内容输出的一个好的机会。一旦掌握知识产权,衍生品将是不可估量的财富。

与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简称CAA)创新艺人经纪公司合作,是我们和张导合作的一个基础,这样省去了不少麻烦。这家公司掌握着好莱坞三分之二左右的一线明星经纪约,在美国和欧洲有着巨大的行业影响,为我们今后谋求海外市场也有益无害。

相关阅读